无名之辈不无名(A Cool Fish)

感谢影片Cast阵容中的一个个“无名之辈”, 让我们置身于一个西南小城中,陪着一个个无名之辈度过了生命中的荒诞一天。

​ 在一座山间小城中,一对低配劫匪、一个落魄的泼皮保安、一个身体残疾却性格彪悍的残毒舌女。以及一系列生活在社会不同轨迹上的小人物,在一个貌似平常的日子里,因为一把丢失的老枪和一桩当天发生在城中的乌龙劫案,从而被阴差阳错地拧到一起,发生的一幕幕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诞喜剧。

以下剧透


无名之保安

2018.11.16,贵州一个小城中,泼皮保安的一天从一场群架开始。

泼皮保安

为了一个欠债逃跑的老板,被吊在空中戏耍,被殴打。最终靠着武林绝学九阴白骨爪才得以侥幸逃脱,临了还不忘为自己捞点外快。捂着肿起来的眼角还死皮赖脸的勾搭警队队长,为了自己邀功请赏获得协警职位。下一幕,他又勾搭调侃卖菜大娘,顺手牵羊,欠账耍赖。

貌似,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泼皮已经跃然纸上了。

然而,事实真是如此吗?

去赊账枣子送给学校老师,借口钱买了房,学校走廊上当众教育女儿,嗦他人吃剩下的粉。因为喝醉酒葬送自己的前程,妻子的生命。嗯,泼皮无误。

但其实,泼皮也有泼皮的认真,泼皮也有泼皮的执着,泼皮也有泼皮的爱。

泼皮认真了,他是真的想要找到那把枪。利用小市民心理,套取银行保安第一现场情况;厚脸皮的借口”要饭”吃,实则偷听警方线索;机智的守株待兔,”捕获”波波;“残忍”逼供,逐步揭开谜底;娱乐场所私自办案被误会,却依旧忍辱负重;巧设陷阱,乔装打扮,终获丢失的枪

泼皮仅仅是为了协警的职位吗?不,他也有他的倔强,即使已经巧妙躲过一枪。警车上拿着水枪与悍匪对峙仍寸步不让。他是真的热爱警察这个行业。

同样的,泼皮是真的爱她的女儿。低声下气地向老师求情,然而尊严被老师和女儿踩碎一地。他也悉心照料自己的妹妹,妹妹受到侮辱时,会激动以泼皮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;妹妹情绪不佳时,作为哥哥也会及时体察。

这,就是有血有肉的泼皮保安,一个无名之辈。

无名之憨匪

2018.11.16,贵州一个小城中,两个悍匪的一天从一场抢劫开始。

情谊兄弟

君见,他霸道嚣张。

抢劫“银行”,开枪示威。侵入民宅,一言不合就“一枪爆头”。得意洋洋的等待电视台报道他们哥俩的光辉事迹,雄心勃勃的计划哥俩的光明前程。

霸道悍匪

不见,他自卑敏感,细腻温柔。

他看到电视台对他们的嘲讽时,痛苦癫狂。其实所谓的霸道张扬只是他坚硬的盔甲,真实的小我敏感又自卑,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是别人对他的玩弄的和嘲笑。而是什么将他从受辱的癫狂中解救出来呢?直到敏感的他意识到了眼前的毒舍女为什么一心求死,那种连大小便都无法自理的尴尬和痛苦他太有代入感了。他心软了,拍照,聊天,劫匪和毒蛇女度过了一个还算是“愉快”的下午,他细腻的吹干头发和衣服,准备了音乐,温柔的满足了她的每一个愿望。

貌似,他在楼门口吸完一支烟后,绝情地离开了。其实呢?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来。但是,自卑敏感的他不敢说出自己心中真实所想。他只会委婉地暗示,“路走得没了有桥的,桥也是路的一种”。而“后半辈子的桥,我陪你一起走”这么煽情丢脸的话,他一定是不会说出口的……他是真的想照顾她一辈子了,却阴差阳错地被夜晚的礼炮(一开始无名猥琐男听收音机时候有铺垫)吓得失手放枪……

蠢萌抢匪

相比于前一位“悍匪”,后面这位无名大侠只能称之为“憨匪”了吧。

他的憨是那种真的憨,不是假的憨,是由内到外往外冒泡泡的憨。。。憨憨的他也自然而然地承包了本片的很多笑点,天然憨的他也和霸道冲动的他也组成了一对“黄金搭档”。你负责放枪耍威风,我就负责卖萌装手机;你负责下令逃跑。我就负责搞笑耍宝;你负责暴怒冲动,我负责冷静劝架;不敢想象没有他,他们两个还会不会在毒舌女的攻击下全身而退。

连编剧设计的台词都那么恰到好处的为他量身定做,咕嘟咕嘟的往外冒着憨气……

“如果抢劫分到十万块,七万块装修,两万块结婚,剩下的一万全部给你买棒棒糖。谁让你最喜欢吃棒棒糖呢。”

最憨劫匪

这,就是“年度最憨”劫匪,两个来自十八线小寨子的无名之辈。

无名之残女

2018.11.16,贵州一个小城中,一个残女的一天从新的绝望开始。

无名残女

当飞来横祸,姐姐去世,自己高位截瘫,生活不能自理,你会怎么办?一睁眼,又是新的绝望的一天。

可是这一天,还是有点不一样的。自己拼了老命的毒舌,终于把碍手碍脚的保姆骂走了。然而,从窗户里却飞进两个不速之客。刚开始,也还是害怕的啊,直到被激怒的一个悍匪冲动的将猎枪对准自己的脑门。红了眼眶的她想到了一个能让自己快速摆脱惨淡余生的方法。所以啊,她拉着两个劫匪不放,肆意地调笑、怒骂,只求一死。直到……直到……她无法控制的小便失禁,尴尬的现场触动了两个男人内心深处的善良,帮她完成最后的愿望。

多么欢乐的一个下午,浑身都不能动的她要被吊着摆出各种动作拍照。却意外发现,躺在地上是更为有趣的方法。欢乐是短暂的,该来的黄昏总会来的。貌似,一切都没有变,路的尽头没有了路;貌似,有什么悄悄变化了,路的尽头还有桥。即使和哥哥的最后一次对话恋恋不舍,也还是会破口大骂。我们终于明白最终,毒舌不是她的本色,而只是保护色。即使恋恋不舍地要抱抱,也不肯改变自己的决定 。倔强的她还是要求打开煤气,告别这她爱的世界。

这,就是一个残废毒舌女,来自西南小城的无名之辈。

无名之辈不无名

其实啊,无名之辈不无名。这不,我们不都知道他们是谁吗?

你是泼皮保安马先勇,你是陈建斌;

你是截瘫毒舌马嘉旗,你是任素汐;

你是憨萌劫匪李海根,你是潘斌龙;

你是霸道劫匪胡广生,你是章宇;

你是潜逃老赖高明,你是王砚辉;

你是……

谢谢这一个个“无名之辈”为我们上演了一出最热血、最荒诞、最搞笑、最悬疑、最奇葩的“无名之辈”。

-------------本文结束 感谢您的时间-------------
0%